400 699 1295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诊疗故事 > 诊疗故事
养生是我的义务,“安生”是我的信仰
2021-11-05 16:46:42 88
分享到:

“养生是我的义务,‘安生’是我的信仰”

——来自大连的俞健友这样说

我客居无锡一年多了,忽闻大连的一位未曾谋面的朋友俞健(化名)又来无锡安国医院调理,我立刻萌生趁机见见他的念想。但他来锡后恰逢南京某机场新冠疫情防控出误,全国防控形势再度紧张,处于非必要不出门的状态,彼此迟迟难以相见。但我与他之间的往事旧情悄然苏醒,频频在脑际闪现。 

早在20188月的一天,忽然接到女儿(在安国医院营养科从事安生调理工作)电话,说是有一位大连籍的在安国医院调理的朋友,想尝尝我们家自产的面粉,并强调不要太多,十公斤八公斤即可。这事非常简单,我爽口答应寄点给他。

但当我准备好面粉,邮寄时可麻烦了。邮局不接收,跑了几家快递公司也不接收。我问其原因,但他们都反问我:面粉到处都有,又不值多少钱,何必花几倍的费用邮寄?我强调是朋友想尝尝的缘由。他们都笑起来:你家的面粉最多就是不加增白剂,还有多磨点麸皮在里面,大连人就不会做吗?

说的对哦。我一时找不到要寄的理由,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。不寄了,拖回!回家跟女儿打电话说明一下。

几分钟就到家了。老伴很惊讶,但了解情况后叹惜起来:“淘、加、晒、包装,风风火火地忙了一宿二日,还寄不了!”

“没办法呀,要是离近,可以给他送过去。”

老伴虽不停手中的活,但满脸不开心的样子,半晌又自言自语:“这事多不好:作为养生的人,想要这点东西,而且已经开口,我们又答应了,现在人家指定在望……”

说的也对哦。但又怎么办呢?我又开始盘算。

“你找过你那个学生了?”

“谁?”

“邮局局长。”

“没有。为这点小事,犯得着麻烦他?”

老伴立马停下活儿,从房间里提出箱牛奶,急匆匆往外走,边怨恨地说:“死要面子活受罪!芝麻大的事做不好。”

“你干什么?还是我去!”

老伴也就停下来,把手中的牛奶递给我,说:“带上。人家有小孩,你还能空着手?”

“你瞎搞!找他还用得着这样?”我扭头便走。

“他过去是你学生,现在是……”老伴还在唠叨。

我很快到了邮局,但在邮局门前犹豫了:真犯得着麻烦他?我很不自在地在那里转了好几个圈,实在懒得找局长,最后还是走向快递公司。

快递公司的老板见我立刻笑起来。

“的确没有寄的必要,但我已答应朋友了。还想请你帮帮忙。”

“实话告诉您,不是不想帮您,是因为你寄递的包裹有嫌疑,公司怕担责任,邮局更怕。说到底就是怕你以面粉为名,夹带其它特殊粉末。我们明知你不会夹带其它东西,但单位有规定,不寄存疑的包裹。你为什么寄不必要寄的东西?”

天大的笑话!

但这位老板还很热心,冒了“风险”帮我联系了物流公司解决了问题。

区区十千克面粉不值一提,但寄面粉的笑话却为我和俞友的交往拉开个戏剧般的序幕。之后,俞友多次给我寄过上好的瓜子。我的老伴常常提及:“俞友太重情重义了。”是的,我们赚了——无意中幸得千里之友!而同时对他的关注也渐渐增多:诸如其身体状况,他的企业的效益,为什么千里迢迢跑到无锡这个较小的地方,入住一家不太大的民营医院?……何时能见见他?

机会终于来了,但直到他临回家的前一天,我们双方都戴着口罩相见一次。

我们约定下午五时在安国医院营养科办公室相见。我准时到达。俞友已提前等候在那里。女儿简单介绍后,我们第一次握手相认。俞友身材魁梧,不胖也不瘦,显得硬朗健壮;身着短袖汗衫,短裤,拖鞋,加上剪短的发型,显得极随和可近。他满面春风又热情健谈,跟我没有丝毫初次见面的拘谨感。我们从共同关心的热点话题疫情防控形势,扯到经济形势,很快谈到彼此关切的健康话题。

“您的胃现在还好吧?”他关切地先问起我来。

我一听便知他也在关心我。我曾患多发性胃息肉,于20199月初在某三甲医院约请某专家做手术,术后专家说能看到的都做掉了,肯定有处于萌芽状态的看不见的部分,判断95%以上会再长出来。但我女儿和她的老师卓欣运(营养学专家)却认为通过饮食调理,可以改变胃部环境,可以抑制并消除息肉。我就接受女儿的调理,次年复查时,出现了非常健康的结果,让那位专家惊讶。我深有感触地告诉他:“通过改变饮食(食材、加工及服用方法),真的可以改变身体环境,有利于身体细胞良性发展。”

俞友很赞同我的观点,很爽快的分享了他来此保健调理的体会:“是啊,我以前自恃年轻健康,误以为能吃能喝是口福好,与朋友聚餐时经常大吃大喝,导致身体有所透支,血糖等指标超标,经朋友介绍来到安国医院,接受安生调理,又学会合理饮食,现在我的身体指标是99%以上合格了。

“我们都是安生疗法的获益者。”我们异口同声,接着开怀大笑。

“接受饮食调理也是需要精力和毅力的。”我说。

“这也没什么。我在这里,经过安生课程的学习,很快解决了认识问题,知道从是否有利于健康的角度选择食材,并认识到好多有益于健康的好饭菜。其实,健康饮食做起来也挺方便,有的虽然费点事,但也值啊。虽然新生活与老喜好之间会有些冲突,但也容易解决。我的方法是想吃什么就吃点儿,不要太折磨自己。关键要控制好量,要逐步学会并掌握新生活。” 俞友说着说着便微笑起来,像是很有成就感,但接着又严肃起来,说,“当然,还要有责任意识。我也曾厌倦过,也曾想放弃。但面对我的亲人、一直关心支持我的亲朋好友以及众多员工们那一双双殷切的目光,我感觉我的健康并非仅属我个人,还属于他们。我必须对他们负责。我是把养生作为义务的。”

俞友说得轻松、自然而又真诚。然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顷刻间我心里好像划过一道闪电:知道健康重要性的人比比皆是,但大多是爱健康更有他爱,能把养生作为义务的可是一种觉悟或是一种较高境界啊!

我不禁又问:“听说你还带母亲、子女及姐姐来到这里做过排毒调理?” 

“是的。安生疗法是我的选择,从我的亲生体验证明它是科学有效的,我很信仰它。我让我的亲人们和我共同享受安生疗法的恩惠。”……

与君一席谈,胜读十年书。与俞友交流后,我们的感情更深了,我的保健意识和对安生疗法的认识都有进一步的提高, 我,我们家赚大了!

谢谢您,俞友!愿您永远健康快乐,事业兴旺发达!

 

    

20211016